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一颗山竹引全网关注:辣眼睛的“娇妻文学”,为何屡见不鲜?

2023-05-25 18:24:14 248

摘要:精读君通识词典已上线1903/2000词条今天是精读君陪伴你终身成长的第3160天01前不久,一颗寻常的山竹,带来一波不小的风浪。一位女士,在网络上分享自己与山竹的故事,因其令人难以理解的矫情程度,被网友戏称为“山竹文学”。“一位大龄少女因...

精读君通识词典已上线1903/2000词条

今天是精读君陪伴你终身成长的第3160天

01

前不久,一颗寻常的山竹,带来一波不小的风浪。

一位女士,在网络上分享自己与山竹的故事,因其令人难以理解的矫情程度,被网友戏称为“山竹文学”。

一位大龄少女因剥了一颗山竹而沾沾自喜。”

这是整个故事的开头。

她称自己会剥山竹这个东西,是认识她丈夫之后才学会的。

她的父母也不会剥山竹:“我爸、我妈都不会剥山竹。我爸快60岁的人了,还是不会剥。他们会告诉弟弟,这个东西,不好吃。”

她说爸爸小时候看到人家吃山竹,便也买来吃,可是不懂怎么吃,便把山竹整个捏得细碎,连皮带肉挤成一把泥全放进了嘴里。

但山竹的皮是涩的,吃起来自然口味不佳,因此爸爸就断定山竹这个水果不好吃。

她曾跟爸爸说过,别人吃的时候果皮剥开,是白色的,但爸爸硬是不承认自己方法错了,也再没买过山竹。

某次她去旅游,看到卖山竹的小贩,就买了几斤山竹,便请教小贩山竹应该怎么剥。

小贩有些不可思议,估计是没遇到过不会剥山竹的人,便口头说了一下方法。

这令她有些生气,对小贩说认真一点,结果小贩也生气了,干脆直接说他也不会。

后来在泰国又看到了山竹,此时的小贩很热情地帮她剥开一颗山竹以作示范,但她依然没学会:

小贩很热情地帮我剥开了一个,但语言不通,他只会剥,不会教。

看到这里,我忍不住想说一句,别人手把手剥给你看了,这也学不会?这还得怎么教啊……

她总结,这些人要么不会剥,要么不会教,以至于她一直没学会

直到她遇到了现在的丈夫。

两人旅游时,丈夫买了一些山竹,她很惊讶:“你会剥山竹?

她说那天丈夫只吃了一颗山竹,剩下的全剥给她吃。

最后,她感慨:“嗯,其实我也挺喜欢吃山竹的。”

看完她的描述,我相信你的感受应该也和这些网友一样:

“我看完这段话是欲言又止。”

“说得像是徒手劈了座泰山,好厉害。”

“我满脑子问号,灵长类动物都有灵活的五指吧……”

“我不灵活的五指也不会把它捏成泥。”

是啊,难道她不知道世界上还有“捏”这个动作吗?

女生用散文的形式先铺垫了自己不会剥山竹有多合理,最后轻描淡写几句写出丈夫对自己的宠爱。

表面上是说剥山竹,实则是在“秀恩爱”。

02

这样的文风,不止她一个。

前有跑去维多利亚港哭的“蒙淇淇”,是这一系列的开山鼻祖:

后有想买键盘被男友嫌贵却挽尊的“徐徐入月来”,更因此成为这一系列的新晋代表:

徐徐入月来在账号上晒出了自己想买一个键盘,求男朋友赞助。

男生嫌贵不舍得花钱,于是长篇大论讲道理,说服她放弃这个“性价比不高”的购买欲。

其实想要货比三家,不买键盘倒没什么。

但想买个东西,还需要跟做答辩似的,列出1234点原因,然后被“男人”一口否决,女方再委屈也只能被迫放弃自己的意愿。

这难道不憋屈得慌吗?

然而在她的文字里,这却是无比“幸福”的。

她在被男方的全方位的说教围剿后,心态转变成了“我男人懂得真多”的盲目崇拜,并再次确认了男方的宠爱。

炫耀不了对象“一掷千金”,那就试图炫耀对方锁紧荷包的理智,持家会过日子。

并搭配上诸如:男人,宠溺,大手,轻挠,发出嘤咛声,搂进怀里,人都酥了等等,这类比小说还小说的形容 。

试图营造出一种:“他好爱我,不肯花钱是为我着想”的幸福画面。

网友将这样无论起因经过是什么,最后的落脚点总是千方百计地告诉观众“他好爱我,我好幸福”的文字,称之为“娇妻文学”。

这些女生不仅秀恩爱,还要在此等“恩爱”上添加一份优越感。

她们把自己当作小娇妻,男朋友是霸道总裁,自己在被男人宠爱,但事实上在旁观者看来都很可笑,不幸而不自知。

03

为什么说她们不幸而不自知?

就拿在截图中这位女生的言论来说:

她把“丧偶式育儿”描述成“老公独宠我一人”;把丈夫的家暴行为解释成是因为在乎。

为了营造一种“他很爱我”“我很幸福”的假象,她不仅是在矮化自己,更是自我催眠。

所谓娇妻文学的本质,就是女生甘心被当做异性的“所有物”,否定自身的价值,只承认获得男方的喜欢、宠爱后的价值,甚至从而觉得高于其他女孩子一等。

就像这位,在她的眼里:

“118游戏点券以后出去开房抵”;

“30块APP会员费是你挥霍的证据”;

“别人避孕药自己买,你的我报销,看我对你多好”。

这些都是比其他人幸福的证据。

不论是娇妻还是娇妻文学,背后都是一部分女性证明自我价值的基准出现了偏差。

用异性的“宠爱”当做自己价值的体现,本质上是“没把自己当人”,也就是物化自我。

这样的矮化、物化自我,与其说这是情侣之间的情趣,不如说是女性不自知的“第二性”思维在作祟。

正如波伏娃的《第二性》中提到:

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,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,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,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;

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: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,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。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,已经为时太晚,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。

渴望被爱是人之常情,完全没有什么错,但我们要分清什么才算是真正的爱。

就像《爱在日落黄昏时》里的一句台词:

我是说,爱是什么?

如果它不是尊敬、信赖和钦佩的话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